关于教育 弦歌不绝 赤子之心

发布日期:2019-09-15 18:12 浏览次数:

关于教育 弦歌不绝 赤子之心

视视中国/供图

9月10日,教师节,单向历(单向空间出品的一种台历)。打开,这一天的日历上写着这一行字:哦!船长!我的船长!

脑海中会旋即出现那幅画面:一群制服男生,一一站到桌子上,对着即将离开的老师诵出:哦,船长,我的船长!我们的船平安渡过惊涛骇浪。港口已经不远,钟声我已听见,万千人众在欢呼呐喊,

目迎着我们的船从容返航,我们的船威严而且勇敢……

彼得·威尔导演、罗宾·威廉姆斯主演的电影《死亡诗社》,拍摄于30年前,内核直指教育的意义,片中基廷老师的话,永远都不会过时:“我们读诗写诗,非为它的灵巧。我们读诗写诗,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员。而人类充满了热情。医药、法律、商业、工程,这些都是高贵的理想,并且是维生的必需条件。但是诗,美,浪漫,爱,这些才是我们生存的原因。”


傅国涌的《从空间上看教育》一文,讲述了上世纪初到四十年代左右、现代教育在中国的发生,还原了当时的一些教育现场。

场景之一:

无锡荡口镇有一所私立的果育学校,钱穆十岁入学,他在《师友杂忆》中记得许多当年的细节。老师循循善诱,唤起他的问题意识。光彩照人的音乐老师华倩朔留日归来,曾在苏州一所中学兼课,每周往返,逢他回来,乘船穿过全镇,镇上人在沿岸围观,俨如神仙自天而降。这幅画面 一直留在小学生钱穆的记忆中。荡口是一个小镇,那时居民的生活水准、知识程度也不低,对果育的老师都倍加礼敬,不仅有子弟在校的如此,全镇都是如此。

场景之二:

上虞白马湖为人所知,几乎全是因为这里有了一所春晖中学,夏丏尊、朱自清、朱光潜、丰子恺、刘薰宇、匡互生等人曾在这里生活、工作、谈笑、写作、画画。

1923年5月,蔡元培应经亨颐校长之邀来到白马湖畔,在仰山楼给师生做了一次演讲,题为《羡慕春晖的学生》,其中提到,“春澜先生(学校捐资人陈春澜,他从乡下的拾狗屎小孩到上海滩金融实业家,其创业成功的奋斗故事,是清末民初的一段传奇。)出钱办学,不办在都会,而办在这风景很好的清静的白马湖,这尤足令人快意。凡人行事,虽出于自己,但环境也是支配人底行为。人受环境影响,实是很大……此地白马湖四周没有坏的事情来诱惑我们,于修养最宜。风景底好,又是城市中人所难得目睹的,空气清爽,不比都会的烟尘熏蒸……都市中人要化许多旅费才能领略的山水,而诸君却可朝夕赏玩,游钓任意。诸君要研究生物,标本随时随处可得,要研究地理,随处都是材料,天上的星辰,空中的飞鸟,无一不是供给诸君实际上的知识。此地底环境,可以使得诸君于品格上,身体上,知识上得着无限的利益,我很羡慕。

……美有自然美、人造美两种,山水风景属于自然美,绘画音乐等属于人造美。人造美随处可作,不限地方,如绘画、音乐在城市也可赏鉴的。至于自然,却限于一定的地方才可领略,人在稠密的城市中,难得有自然美,所以住在城市的人,家家都喜欢挂山水画,他们四面找不出好风景,所以只好在画中看看罢了。诸君现在处在这样好的风景之中,真是难得的好机会,我很羡慕。诸位将来出去到社会上任事的时候,我想必定要回想到白马湖的风景,因为那时必无这样的好山好水给诸君领略了。在这几年中,务必好好地领略,才不辜负了这样的好地方。”

场景之三:

竹篙塘是湖南武冈县的一个乡间小镇,1939年9月在这里创建的国立第十一中(岳阳第一中学前身),杨宙康做了第一任校长。之所以选中这个地方,是因为其地处雪峰山下,山环水抱,交通又比较便利,附近大片平原,出产稻谷、油菜、甘蔗和木材,有五座大祠堂连在一起,还有一所小学、一所寺院可以借作校舍。以后又两度搬迁,辗转流徙,却弦歌不绝、战争时期,这里却集中了一批名师……初中部主任、英语老师阮湘在一次英语晚会上说的两句英语格言“及时一针,省得九针”、“我思故我在”,让学生蒋瑞方铭记了一生。

从十四岁到二十岁,在这里学习、生活了六年的哈工大教授耿宪章说起当年,有人高中时自学微积分,有人热爱地理,能在空白地图上填出全国各县市的名称、位置,有人把巴金的《家》片段译成英文登在墙报上,有人公开扬言要背一百篇英文名篇。杨宙康校长说了一句话:“青年人傲气一点不要紧,只要有抱负,岁月会使人慢慢谦虚的。”

在线咨询
微信咨询
联系电话
4008-888-888
返回顶部